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戏曲E文

京剧能否出现新的流派?

  • 关键字: 傅谨 京剧 流派 风格 演员中心制 剧团 体制改革
  • 作者: 傅谨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1-04-13 15:00:15
  • 报导来源: 光明日报
  • 点击次数:



    京剧全盛的时代,曾经有过流派纷呈的盛况,反过来说也许更恰当——流派纷呈的现象,既是京剧繁荣的重要标志,同时也正是京剧繁荣内在的主要原因。流派纷呈的时代,就是京剧最为兴盛的时代,同时也正是京剧最受普通民众欢迎,它在演出市场中最具影响力的时代。因此,我们可以理解,为什么人们期盼京剧重振,最常听到的呼吁,总是希望京剧界各流派能够有优秀的继承人;同样,人们对京剧重塑辉煌最核心的期待,也是京剧能够不断涌现出新的流派。 


    京剧流派是指鲜明的个人风格

    京剧流派与京剧的兴衰相互关联,但我们还需要厘清什么是京剧的“流派”。
 

    京剧乃至于所有戏曲剧种的所谓“流派”,与通常人们在其他文学艺术门类中所称的“流派”,有完全不同的内涵。在戏曲领域,“流派”并不是指一些具有共同风格的艺术家的创作,而是特指某个具备特殊的、可以为观众所清晰地指认,并且因其特殊的表现力而得到观众充分肯定的表演艺术风格。著名的表演艺术家因其鲜明的、深受观众认可的个人风格,在表演艺术上取得杰出成就,足以为一代之宗师,戏曲观众就往往称其为某“派”。因此,京剧的“流派”指的是鲜明的个人风格,而不是指称某个群体在艺术风格上有相同或相似的特征。对京剧乃至于各戏曲剧种的“流派”的意义和内涵的指认,就不宜简单地搬用“流派”这个词在文学、美术、音乐等门类里的用法,不能仅从字面上解释,机械地围绕在“流”和“派”上做文章。诚然,优秀的有影响的宗师,必然引来众多的跟随和模仿者,于是围绕着这些著名表演艺术家,形成一种相近的表现风格;而且越是风格鲜明且为观众所认可的知名艺术家的表演,后人就越有学习和传承的强烈意愿。因此,京剧流派拥有的独特的艺术表达,渐渐形成一“派”并且得以“流”,完全是有可能的,然而,京剧“流派”之形成与确立,既不是非有“派”不可,也不需要等到“流”传开来。换言之,“流派”之“流”,不必是“流传”而更接近于“流行”;“流派”之“派”,不必指多人之“派”而更接近于“自成一派”,即在表演上自成一格,自成一体。所有流派,只依赖于某位表演艺术家鲜明的个人风格的确立,并且取得足可视之为宗师的艺术成就,当其风格与成就被观众群所接受和肯定,就是“流派”形成之时。
 

    这是京剧和其他戏曲剧种的流派的共同规律。京剧诞生之初并没有各种“流派”的称谓,人们最初也并不以“流派”描述那些卓越的个性鲜明的京剧表演艺术家。以“流派”称呼京剧艺术家的表演艺术风格,迟至现代社会才出现,在清末民初谭鑫培最负盛名的时代,人们只因其有特殊的演唱风格而称之为“谭腔”,后来才有“谭派”的称谓,然后,才借用了其他文学艺术门类中常用的“流派”一词。“流派”之称谓出现的历史,也足以见证它与其他文艺门类之“流派”殊异的内涵。可惜当戏曲界不恰当地借用了“流派”一词,由此造成许多误解,直到今天还在妨碍人们正确理解京剧发展与繁荣之道。
 

    京剧各流派的形成,是京剧成熟的重要标志,这是因为所有艺术门类,只有当其艺术手法被优秀的艺术家娴熟地掌握,各种表达的可能性被充分开掘,它的表现力才能得以充分发挥,才能出现卓越的作品,而艺术家独具个性的表达,是发掘各门类艺术表现力的最主要的途径。只有当京剧界拥有一批独具个性、风格特异的优秀表演艺术家,再现流派纷呈的盛况,京剧的艺术魅力才能得以充分展现,才有可能重新恢复其对观众的号召力。有无可能出现相当数量的新流派,与京剧在普通观众群中的魅力,进而与京剧在当今时代的生命力息息相关。因而,流派实为京剧发展振兴的关键。
 

    演员中心制是新流派产生的重要条件
 

    京剧流派不是凭空产生的,我们期待和呼唤新时代京剧流派的出现,就需要为表演艺术家形成和展现个人风格提供必要的条件。对“流派”内涵的正确认识,决定了我们如何实现这一目标。
 

    由于流派基于鲜明的个人风格,因此流派的出现需要新的剧院团体制。坦率地说,晚近几十年形成的戏曲院团体制,从根本上是不利于流派出现的。不仅由于从20世纪50年代始,对“个人主义”和“成名成家”的所谓“资产阶级名利思想”长达几十年的批判,一直在扼制演员发挥与展现个人风格的愿望,更重要的是多年来,剧团根本就不是可以允许主演形成和展现其艺术风格的团体,只是一些行政体制下的“单位”。基于院团的整体考虑而非以优秀的演员为中心安排创作与演出计划,行政领导的意志远远重于演员的个人意志,优秀演员很少有机会脱颖而出。即使那些担任院团长的优秀表演艺术家,虽然少了行政官员的羁绊,却不得不在长期计划经济时代形成的职称及分配制度的束缚中,处处兼顾平衡,难以真正按照自己的艺术理念与追求创作和演出。京剧院团的创作演出机制必须彻底改革,将现有的过分庞大的过分行政化的剧院团,拆分成由名角领衔并且不同层次的演员自由组合的新型演出团队。名角领衔的相对稳定的演出团队是新流派出现的制度上的基础,是艺术家创作自由的基本保证。只有以名角为核心安排演出和运营,在演出中突出强调优秀演员及其代表剧目的市场号召力,为他们营造足以凸现其艺术个性、形成并展现独特风格的机会,包括让观众认可这种风格的机会,才有可能在演出市场与艺术的发展中出现新的流派。
 

    流派要得到观众的认可就需要让表演艺术家的个性风格得到充分呈现,因此流派的出现需要重建演员中心的创作演出模式。现有的戏剧创作模式在剧目创作环节,又一直片面强调“导演中心制”的“整体戏剧观”,在创作与演出中很少考虑到如何发挥演员的个性,更不用说让演员充分拥有创作与演出的主体性。这种情况不加以根本改变,流派的出现是不可想象的。同时,剧团过多地考虑新剧目创作,而忽视了在经典剧目的演出中凸显演员个性,也无助于演员形成并高水平地体现其个性风格。出现新流派的关键并不全在于围绕着演员创作新剧目,余叔岩的所有剧目都源于谭鑫培,却无人不认其为余派;梅尚程荀“四大名旦”都演《玉堂春》,关键不在于剧本的差异,而在于表演上有基于演员特长的个性化处理和不同的舞台呈现。梅派的形成不是靠他独创的那些速朽的时装戏,也不全靠李释戡、齐如山等“梅党”为他加工整理的剧目,更重要也更常见的是梅兰芳以自己特有的路子演绎经典剧目,并且因这些剧目得到观众充分认可而成就了梅派;程砚秋也不是靠罗瘿公、金仲荪和翁偶虹的剧本才成为程派,相反,《锁麟囊》是因了程砚秋的编腔演绎才成为程派名剧,如果让另一个大师演,完全有可能成为另一京剧流派的代表作。京剧当然可以也应该引进导演和培养编剧,也没有必要排斥舞台美术与新的技术手段,但是要想有新的流派,就要围绕名角演出编排剧目,要充分考虑如何在演绎经典剧目时突出名角的个性特点。没有一批被打上演员个人风格鲜明印记的剧目,就不可能有流派出现。
 

    流派的形成需大量作品来印证

    诚然,无论是名角领衔的剧团还是围绕名角的创作和演出,都只是流派出现的外在条件。真正要出现令观众认可的新流派,还需要演员自身不懈的追求和努力。流派不会因上级领导的关心爱护而产生,也不能依赖商业赞助形成,同样也不能借由编剧、导演或舞台美术师的帮助赐予。有艺术魅力的个性化表达,只能靠艺术家自己的执着和努力。而且,流派既是指演员拥有的独特的艺术风格,我们就需要理解,像京剧历史上那些表演大师一样潜心揣摩每个剧目,每句唱腔念白和舞台上的一招一式均刻意求精,才有可能得到观众的欢迎和承认。流派需要鲜明的个性,但是有鲜明的个性的艺术家并不见得都能自成一派。观众只认可艺术卓越和有魅力的表达。
 

    最后,流派的形成,离不开大量的演出。流派既是指一种独特的风格,所谓风格无不是指艺术家在演绎不同作品时表现出的相对稳定、成型且反复出现的表现手法及美学特色,因此,优秀演员的风格之被认可为流派,不仅需要精致优美的个性表达,同时还需要相当数量的作品以体现这种鲜明个性,没有谁可以靠一两部或三五部作品形成自己的风格,流派的代表剧目始终需要一定的量;同时,艺术家对经典作品独具个性的精彩演绎,还需要通过观众中口耳流传,才有可能得到充分认可,作品的演出达到一定的量,才有可能在观众心目中留下深刻印象。流派是在演出市场中而不是在排练场里形成的,只有经常面向观众演出,名家们的作品及其演绎风格才有可能得到确认,才称得上一“派”。
 

    当然,我们既需要培育新的流派,还需要继承已有的流派。京剧现有的众多流派是中华文明至为珍贵的精神财富,必须努力传承。中国戏曲学院与国内各大京剧院团联办的流派班,就是旨在传承京剧流派的盛举。在努力实现现有流派高水平的传承的同时,致力于剧团体制改革,改变创作与演出的内部机制,努力提升表演艺术水平和努力开拓演出市场,我们就不愁不会出现新流派,京剧就完全有可能有新气象。

 

(摘自 《光明日报》)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