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论坛精粹

请不要糟蹋京剧艺术

  • 关键字: 友三 何云伟 相声演员 侯宝林 空城计 刘洪沂
  • 作者: 友三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4-10-08 11:08:47
  • 报导来源: 中国京剧论坛
  • 点击次数:
 
 
    相声演员在电视台彩唱京剧,在我的记忆里,起码有三次。
 
    第一次是侯宝林老先生在世时,跟儿子侯耀文、京剧演员朱锦华一起唱“追韩信”。朱锦华饰韩信,从化妆到演出都规规矩矩。侯耀文演前部萧何,流水板唱的也还可以,只是在道白,说到“至今不见角书到来”的时候,摘下髯口说“‘角书’就是今天的介绍信”,算是“插科打诨”,也还不失大雅。侯老的后部萧何,一板一眼,字正腔圆,博得满场彩声。
 
    第二次是有“美女”主持春妮参与,电视台跟德云社合作,“半彩唱”《龙凤呈祥》;说它“半拉彩唱”,是因为演员化妆极不规范。不勒头,穿皮鞋甚至高跟鞋。这且不说,更甚的是,在演出过程中,把许多精彩唱段删掉,如孙尚香的大段西皮三眼;“插科打诨”离谱到令人生厌——在洞房一场,吹吹打打春妮和郭德纲走过场,旁边一群“龙套”大声喊叫“你可得悠着点儿,你有糖尿病!”我再也看不下去了,一方面为这帮人如此糟践国粹艺术而懊恼,一方面为春妮如此自我作践,不知自重而叹息。
 
    第三次,就是14年10月5日晚央视11频道由相声演员何云伟领衔的“折子戏”。开场是何云伟的《空城计》,中场是《打杠子》(我从没看过这么一出戏)有常秋月参演,大轴是何云伟与著名梅派青衣张馨月合作的《盗魂灵》。
 
    《空城计》里,老相声演员刘洪沂饰演司马懿,除在退兵的时候跟相声演员饰演的司马师、司马昭有些多余的“争竞”搅戏之外,基本中规中矩。应宁跟王玥波饰演的老军,竟然掏出烟卷儿来,显然是“有备而来”的起哄,可是台下观众对这个“噱头”没有任何反响,“噱头”没人搭理就是败笔。我一直认为何云伟对相声艺术的钻研是严肃,认真,刻苦的,这在后面的戏里学唱京韵大鼓可见一斑。但是在《空城计》里他饰演的诸葛亮却大失水准:首先是把大段的西皮慢三眼缩水,跳过好几句,草草结束,不知是嗓子不够用临时改变的,还是忘了词。后面的二六板,展示的不是京剧的韵味,而是数来宝的节奏,因为它板眼错乱,句尾声音过重,业内人士称之为“砸夯”;嗓音也不够用,显得异常吃力。
 
    《盗魂灵》是一出玩笑戏,跟《十八扯》、《纺棉花》同一路数;两个演员要“摽着劲儿”的亮出绝活儿。
 
    前些日子杜镇杰曾演出此剧,遵循的是老路子,没有出格的玍古(ɡǎɡǔ)玩意儿。他让我想起六十五年前在大栅栏三庆戏院,听李宗义先生和童葆玲女士的《盗魂灵》。李先生的脸谱主色调是黑白两色,从正面瞧,活脱儿的一颗猪头。何云伟的脸谱不知出于何处,因为不知道它勾画的是嘛玩意儿,而且缺了两个大耳朵。金陵大仙唱的“四大名旦”,猪八戒唱一赶三的《二进宫》,宗义先生的徐延昭酷似王泉奎。三个角色忽左忽右忽而坐在中间,让人看的目不暇接;听着生旦净赶着唱,如珠落玉盘。李艳妃将接唱“他二人把话一样讲”的时候,宗义老还没坐下突然双脚用力一踹,八戒从椅子上向后来了个后滚翻,掌声和喝彩声爆棚,如此收尾令人叫绝。接着童葆玲唱了《红娘》里最精彩的一段:“小姐呀小姐多风采,君瑞呀君瑞大雅才……”中间还有不少的表情,如耍眼睛,和唇嘴唇的动作,一曲唱罢掌声不断,一方面是送给童女士,另一方面是希望宗义先生能唱的更精彩,有的观众大声喊叫《逍遥津》。先生会意,对观众说:“时候不早了,我献给诸位一段《逍遥津》,列位也该回府了。”宗义先生是高派的不二传人,我是第一次在剧场听到那如泣如诉,刚柔兼备,曼妙绝伦的《逍遥津》真声的。宗义先生嗓音绝佳,他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唱片《斩黄袍》里“孤王酒醉桃花宫”比男高音的咏叹调好听多多了。
 
    何云伟在京剧的唱段上虽然下过不少功夫,但是没有一段堪与名家比美的。无他,嗓子不行,比起侯宝林先生来,不啻天壤。现在人们听到的侯老的《改行》是怹晚年的作品,五十年代怹唱刘宝全改行,模仿的是声音,不是翻唱刘宝全的某一唱段。单那唱词前,模仿乐队的伴奏,就精妙绝伦,至今音犹在耳;可想当时现场观众是何等的享受,要不获得满堂彩也难。
 
    何云伟很聪明,他想避其所短,于是在鼓曲方面下功夫。殊不知鼓曲名家不仅各自有独家的名段,最为重要的是有独特的韵味和嗓音。不能只唱出人家名段的腔,却唱不出人家独特的味儿来。现在许多歌唱演员翻唱名家歌曲,除词句略同,谱子全改了,那是因为他们实在是没有那样的嗓子。何云伟自己说这段是白派,或刘派,观众听来感觉如何,本人不在现场,不能妄议,我个人的感觉却是一道汤,只能说是“何派”。观众或许对刘宝全,白云鹏(老白派)和白凤鸣(少白派),但对骆玉笙老先生的声音绝不陌生,一曲《四世同堂》主题曲,可谓家喻户晓,妇孺皆知。您说“这是骆派。”观众能信吗?
 
    老天桥有一个场子,穿便装唱京剧,生、净和老旦由女演员唱,青衣却是男人演唱。男人的演唱实在是难以入耳,表演更不堪入目,其代表人物艺名“小疯子”,低俗下流的种种丑态都是他的“绝活”,有传说此人人品极差,女演员都受过他的蹂躏,解放后被枪毙了。他们的“祖师爷”是“老云里飞”,可惜他们没有老云里飞的本事(老云里飞是武丑演员,身怀绝技,因为串行演了其他行当,坏了规矩,被“扫地出门”哪个班儿也不敢用他,靠说《西游记》糊口,因为演孙猴他最拿手,经常糟改梨园界,因为他恨梨园行……有人说他因为国孝期间演出而被罚。不过我还是相信前一种说法)只能走歪门邪道。
 
    相声演员,当然可以把京剧的方方面面作为素材,如马志明先生在台上打过飞脚,李伯祥先生来过侧手翻,侯宝林先生的《改行》,马三立先生的《卖挂票》,都不仅没有糟践京剧,还为自己的表演增色,值得研究学习。还有李嘉存学戏,对京剧艺术是热爱,绝不胡来。
 
    何云伟对京剧的研究,精神可嘉,如何运用到相声段子里尚需慎重。学四大名旦,就有糟改的味道,梅派不是梗着脖子唱,梅葆玖是因为年事过高,不梗着脖子,发不出声来。李世济年轻的时候也不摇头晃脑,老了,力不从心,想不晃动,但是控制不住,没办法。宋小川当着李老的面,学李老,老人一笑置之,那是大度。作为晚辈,拿老人的病态穷开心,是刻薄,不厚道,是不可取的。 
 
    京剧艺术是国粹,是联合国承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每个中国人都有责任,有义务保护她,珍爱她,起码不要糟蹋她,作践她。
 
本贴由友三2014年10月8日10:08:0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