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论坛精粹

9月5日在长安看杜镇杰《六出祁山》

  • 关键字: 老田 杜镇杰 六出祁山 张慧芳 迟金声 方旭 老生 传统老戏
  • 作者: 老田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4-09-07 22:19:15
  • 报导来源: 中国京剧论坛
  • 点击次数:
 
 
    从6月看杜喆的《响马传》后,一直蛰居家中,没有再去剧场看戏。一是盛暑难耐,二是也没有特别吸引我的戏。9月5日,北京京剧院杜镇杰《寻梦.承泽》演出活动贴出了《六出祁山》,这是一出我没看过的戏,天气也凉快多了,于是去长安,看了这出有30年不见于舞台的冷戏。(80年代中期,辛宝达按高派路子演过)。
 
    戏不大,演1小时35分。前面张慧芳演了35分钟的《断桥》到9点45散戏,很合乎当代观众的需求。
 
    张慧芳的《断桥》,按刘秀荣的演法演出。唱念做表都可以说在当代的旦角里位列上乘,她最大的特点是唱的不剑拔弩张,即使是“小青妹且慢举龙泉剑”的“剑”字,走高腔,也不刺耳。她的唱念柔中带刚、圆润可听。充分表现了对许仙的既嗔怨又怜爱的心理。包飞和张淑景的配合也很到位。包飞今天的嗓子不错。
 
    《六出祁山》是迟金声先生整理的本子,马岱姜维双上起半霸,再上王平魏延,四人各念一句,但王平的第三句前,有两记小锣,他抢了。诸葛亮着八卦衣上场,念引子、定场诗,表明出征魏国之前要去太庙祭拜昭烈帝。接下的一场是太庙,源于1927年马连良先生编演的《武乡侯》。诸葛换了鹤氅。显得很清爽。这里有大段的二黄成套唱腔,导板“叹先皇费心机创业艰难”。“艰”字有个很俏皮的小弯儿。接唱一句字数很多的回龙,潇洒动听。“先帝爷一心心祖业复还”中“复还”二字是很地道的马腔。唱到张永年把西川地图来献“时,剧本台词出了个纰漏。西川是五十四州,唱词唱的是八十一州。看过三国的人都知道东吴是六郡八十一州,而西川是五十四州。这唱词不管是谁编的,也是不对的。我写了条子传到后台。听说迟金声先生说,有解释。但我觉得,不管怎么解释,西川也变不成八十一州的。大段的二黄唱的流畅、动听。这一段精彩的唱段,被杜镇杰传承下来,这就是他对京剧事业的贡献。他对我说,这半个月天天排练,不断修改,很累,嗓子也受到影响。但我听他除了末句叫散的“凯旋”二字略显吃力外,还真听不出他疲乏了。也想到镇杰为了继承传统的不易。
 
    太庙一场后,上方旭的司马懿。念引子的最后一句“丹心保魏朝”的“朝”字应走低,他却忽翻高八度。听了那么多花脸先贤念引子,还真没听过这样处理的,明显的是要彩,也真有人叫好鼓掌,令人叹气!而定场诗的“白发苍苍似银条”的“条”字,却念成了“跳”,这些地方不认真下功夫是不行的。派将后,是魏学雷演的秦朗和姜维、魏延的起打,秦朗有个枪下场,表现还好。接上韩巨明饰演的郑文。这个角色裘盛戎、周和桐都陪马先生演过,甚至1927年马先生在上海演出时,麒麟童都演过郑文。韩巨明演来也能尽职,声腔受听,唱几句散板,是真花脸味儿。在郑文与司马定计诈降诸葛时,举了黄盖的例子。散戏后我们讨论,黄盖诈降是赤壁之战魏败的关键之一,郑文作为魏将举此例欠妥。(这不是成心自己恶心自己么)
 
    接上诸葛,唱西皮三眼“先帝爷三顾请才把山下”是马先生留有唱片的名段,杜镇杰在这段里明显的用了马腔。郑文降后,出战秦朗,诸葛观阵。不两合,斩秦朗于马下。被诸葛识破。责令郑文写书约司马劫营。司马中计大败而归。这后边的戏里西皮原板“我本是卧龙岗一道家”、二六“在帐中我劝你一派好话”和见司马的一段流水都唱的有声有色,特别是那句“你道那小秦朗武艺高大”连用两个高腔而不显吃力。很完满的结束了这传统骨子老戏的演出。
 
    我觉得,在年过半百的几名老生名家里,杜镇杰可说是坚守传统老戏的中坚!他很努力,也很执着。前不久演《胭脂宝褶》动了较大的手术,删去了公孙伯、韩翠娥的线索,使戏更集中,删掉了枝蔓,却也遭到了不少非议,这次演这《六出祁山》,上坐也并不很好。但他还是毫不动摇的努力下去,又在策划明年的演出,这种精神值得学习 
 
    时代不同了,再演4个小时的大戏,观众坐不住了。当年梁益鸣从《战北原》演起,连《胭粉计》、《上方谷》、《七星灯》,整4小时,如今谁还敢这么演啊!
 
    最后,我觉得这戏叫《六出祁山》也欠妥。又不是把六出祁山都演全了,也不是演第六次出祁山,似乎还是叫《战北原斬郑文》更贴切些。
 
本贴由老田2014年9月6日11:57:0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