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论坛精粹

漫议李玉声先生之六:《水淹七军》

  • 关键字: 李庆昊 李玉声 水淹七军 关公 红生 李洪春 关王十三刀
  • 作者: 李庆昊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1-04-12 20:09:59
  • 报导来源: 中国京剧论坛
  • 点击次数:



    2009年冬,北京菊声京剧社成立四周年演出,连演两天。11月7日,裘继戎李继春《天霸拜山》,奚中路邓沐玮《长坂坡》;8日,李阳鸣陈真治《灞桥挑袍》,奚中路《状元印》,大轴是李玉声景琏琏《水淹七军》。
 

    洪爷《京剧长谈》中提到过,关公戏中单戏以《走范阳》为最难,群戏则以《水淹七军》为最难。关公此时已经坐镇一方独当一面,拜荆州王位,穿黄靠;又兼年岁已老,髯口为黪三,气度上较之先前需更加威武凝重,谋略深远。此戏又要功架,一腔一句均有造型,而且停留时间相对较长。更难的是关公和周仓两人互相要会对方的戏,阴阳高矮反正肩并肩背靠背的种种优美姿势。这“仓子”两出戏最难,其一便是这《水淹七军》,另一则是《青石山》。
 

    李玉声先生的关公,自是独占鳌头的一份,消尽烟火气。曾有长辈在欣赏过这出《水淹七军》后下问:“李玉声先生多高的身量?得有个一米七五吧?”得知先生身材瘦小,连连赞叹:“不像,气派太大了!”景荣庆先生之子景琏琏配演周仓,刘魁魁配演庞德,有锦上添花之效。窃以为此剧当属近年来京剧舞台上难得一见的神品!


    一、大帐

    “四击头”上场,相对于《古城会》的急,《水淹七军》的“四击头”要稳重饱满得多,未见其人先觉其势。


    先生说过,关老爷的面相取石佛含瞳之善目慈容,脚下步法,须着千钧之力而如行云端,不失其轻盈之韵。待看得先生踩着“吊钹”出场,扎淡黄底绣雀翎眼靠肚绣龙头边缘缀穗的孔雀翎靠,斜平金绣卧水套江牙绿团龙蟒,左手平撑,右手扣带,观之果然是泰若致远儒雅至尊,脚下稳若泰山,步法却摇曳生姿。气度端严肃穆,如渊停岳峙,满台生辉。行到九龙口后,走了一个弧形到台口,正冠,双手分捋中绺,随之亮目一望,显出一股英风锐气,却又绝不霸悍,诚是儒将之风。轻捻中绺。念引子将“赤面雄心须髭乌”的后三字改作“镇荆州”,恰合先生的嗓子,用高音送出,呈现气吞山河之势。随着“急急风”周仓持刀上场,捧刀左肩并关公右肩侍立身旁,关公左手撑,右手搂髯念“绿袍金甲逞威武”。起“冲头”周仓换位到关公左侧,右肩并关公左肩,关公左手扣带,右手捻中绺,念“秉烛达旦天下晓,汉室美髯一丈夫”。一段引子能要下几个“好儿”来。归座后,待锣经一寂,先生稍事停顿,双手捋中绺,正是有份之举。念出定场诗“睥睨东吴数小儿,犹胜相如在渑池”,豪情盛概直逼前贤,“心垂日月华夏震”,大气磅礴,“势赫曹瞒”念毕,捋髯亮目,以高昂而略带炸音的声音念出“冠三分”。寥寥数句便将关公叱咤风云的气度一展无遗,赢得满堂彩声。


    自报家门的几句,李先生高音、立音、宽音、横音、顺音、炸音运用自如,雄浑豪迈。探子回报,说庞德挑战,关公不把庞德放在眼里,“任尔英勇无敌手,难逃关某偃月刀”。周仓一亮刀,关公捋髯戟指,轻敌之意立现。


    周仓取锤,关公执刀趟马从容而下。李先生的身段虽非大开大合,但锋芒内敛,不怒而威。下场的背影也颇耐看,余韵绵长,颇有“气场”。


    二、会阵


    与庞德对阵,“马前来的敢是关羽?”,关公磕开敌刀,有一个“八—大—仓”,答“然”威严而平和,此后劝降,显爱将之意。庞德针锋相对,步步紧逼。开打前李先生一句“压住阵脚”,高低自如声势雄壮,随着场面起曲牌二人开打。刀法上李先生做了自己的改动,更多糅进了“关王十三刀”的武功路数。一招一式法度严谨,关公在战场上“虎老雄心在”的气质,和最后气力不支处于下风的勉为支撑,险些马失前蹄走一串蹉步,都表现得淋漓尽致,同时不失美观大方。


    于禁鸣金收兵,庞德与关公约定次日再战。庞德念“收兵卷旗纛”,刘魁魁此处的刀花耍得相当漂亮。关公接念“勒马定干戈”,“马”字翻高,“戈”字劲头十足,赞一句“好一员勇将”,颇有英雄相惜的感觉。


    三、观书定计


    这一部分,堪称是全剧的“戏核”。曾在《名段欣赏》中看到过先生录制这一场的片段,《绝版赏析》也有先生为洪爷配像。有成套的梅花板吹腔和高拨子。而且随唱随舞,一腔一句都有造型,关羽和周仓的组相一反一正、一高一矮、一阳一阴,关羽、关平、周仓三人的组相更有如关帝庙中的神像一般,而且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去,都如上好雕塑般优美绝伦。而好看的戏,往往难演。玉声先生既能动此戏,必然能直宫直令,没有不精彩的道理。


    回营、下马、递刀、看马、看刀、托髯看髯,英雄暮年的感慨便在这一连串无声的动作中渲染了出来。诚所谓“寸土必耕”,先生的表演中不放过丝毫细节,而且大方自然,能令观众真实地感受到关羽此时的心绪。归座后,感慨“老了啊,老了!”周仓在一旁道“父王不老”,此时关公推髯亮目看周仓,呵呵一笑,双手弹中绺随后左手捋髯,右手扶在腿上,这一组动作和锣鼓经配合严密,而且雄姿壮采夺人心魄。场面上刚一起唢呐,观众便已情不自禁地喝彩。


    “想当年两膀勇力血气率,今日里战庞德败下阵来。”起身离座,在“行弦”中和周仓“碰头”,感叹“庞德小儿好盔铠也”,转身捋髯,“头戴着乌油盔齐眉盖顶”,随着唱和周仓换位,亮出“齐眉盖顶”, 随着唱“身穿着乌叶甲剔透玲珑”行至小边;和周仓换位到大边,念“庞德小儿好坐骑也”,复转身捋髯,“跨下了一匹乌骓战马”,和周仓转身错步换位到上场,抬腿亮提缰之相,“不亚如关某的赤兔胭脂”,侧步行至下场台口,周仓立于犄角;“念“庞德小儿好刀法也”,周仓对下场门起刀花,关公归九龙口与周仓合亮相,“手提着青铜刀劈面就砍”,与《名段》中唱完“手提着”三字再起范不同,唱罢“手”字即转身到大边抬右腿向右急转,换步面向上场门,左手捋髯右手随着唱出“砍”字做下劈之态,周仓亮刀,关公起身戟指唱“遮住了关某的青龙偃月”,“我心思——心思不定”,一声叹息,接唱“将在谋略哪在勇”。这一段梅花板吹腔载歌载舞,尺寸紧凑,而唱腔犹能满宫满调,足见功力深厚。而且身段和唱词搭配得严丝合缝,加上每一亮相都有一锣壮其声威,不由人不叹为观止。


    得知庞德劫去粮草,传令不可自乱,然后归大座,欲从《春秋刀谱》中找出战胜庞德的方法,念“二十年前一丈夫,习文学武效孙武。阵前不胜孙庞智,且把《春秋》仔细读。”右手持卷左手捋髯,周仓捧刀侍立身后,二人有个漂亮的组相,唱“看《春秋》仔细——”周仓转到右侧,关公改右手搂髯,左手将书置于案上唱“——观读。”周仓四下巡视,两个望门带一个“哇呀呀”刚强中带点“妩媚”。关公从桌内转出顺手拿起书卷,右手捋髯侧身观看,周仓身后捧刀,随后在锣经中有一组双人亮相,归大边勾臂关公骑马势捋髯周仓吸旁腿亮刀,关公取过青龙刀,念“想你过关斩将,你是何等威风,今日小小庞德,战他不过,好不气人也!”唱“纵有这青龙刀要尔何用。”左手捋髯右手戟指,唱“大骂庞德儿好威风,好煞气,儿归顺曹瞒——”双手托髯“轻视俺关某”。回身想起赤兔,唱“赤兔马要尔还何用?”归座。


    关平报“于禁移营”,于是三人观阵,此处的“高拨子”意境古朴,带几分徽剧的韵味。关平握剑周仓捧刀侍于关公左右,每唱一句,三人都在“夺头”中摆出一个组合造型,磅礴威武。而且锣起人动锣寂人止,起落疾徐均恰到好处。唱导板“离却了九锦八宝连环帐”后,起更鼓,出门,三人成一排,关公右推左捋中绺,立于当中,周仓捧刀,关平扶剑立于左右,同视前方,接唱回龙:“耳听得曹营内,大小儿郎闹嚷嚷!”回后场转身拉山膀,至前场站一排,双手分捋中绺唱原板:“久经疆场无敌将,只为不平把熊虎伤。俺是过五关——”起“夺头”,三人斜一字,冲下场门,捋髯剑指——“过五关来斩六将,古城——”,变当中一字,左手按剑右手捋髯——“擂鼓三通斩蔡阳。若得——”变斜一字冲上场门三人成高矮相,拱手接唱“若得大哥洪福降,生擒——”变正一字,冲前台,蹲裆亮高矮相,唱“生擒庞德如探囊,关平周将土山上——”走圆场,周仓先上,关平次上,关公后上,上山的脚步颇具特色。拉山膀,在大边斜一字,起鼓,庞德圆场下。“四击头”中周仓打“哇呀呀”。关平指山下,关公捋髯拦住周仓,接唱:“庞德小儿把兵扬,儿不过今日打胜仗,抖什么威风逞什么强,叫关平和周将把积垒山上。”下土山,圆场。周仓用刀砍草、关平用剑拨草、关公趟草而上,侧踢倒步上山,归大边亮回头望月,起“夺头”唱“上得积垒观四方,左边——”同指左边,唱“左边高来,右边——”同指右边,接唱“右边低”,念道“左高右低,青龙白虎”脚下不慎一滑,关平、周仓忙搀住,念:“父王保重了。”关公接唱:“青龙又被白虎欺,观罢地理呵呵笑”,周仓、关平:“父王为何发笑?”关公接唱:“笑只笑于禁不会用兵,襄江水紧对着白河水,山洼扎营不相宜,若得为父施小计,数万儿郎化灰泥。观罢地理回营去,挑选良谋把贼灭。”李先生唱得苍老而雄劲,唱出了破敌制胜的决心。老派作风,难得的原汁原味。


    探子报“白河水发”,关公想出了破敌之策,派关平到垒积山提闸放水,派周仓赶做排筏水擒庞德,自带士卒前往垒积山观阵。此处“趟马”虽非“卖点”,但威严稳重,亦是非同凡响。


    庞德回营,和于禁饮宴之际,关平暗上传令提闸放水,众魏将浮水过场。此后周仓执竹钩划筏上场,景先生此处的表演亦颇耐看。水战庞德的开打比较激烈,带来了两个副产品:刘魁魁摔得挺利索,但甩发就不那么利索了,看着很狼狈的感觉;周仓垫臀的东西也露了出来。好在只是白璧微瑕,不妨碍整体的观瞻。


    四、斩将


    庞德于禁被擒,关公再上场就颇不一般了。


    先说行头,难得见关老爷穿红蟒。而这红蟒的来历,就是当年在灞陵桥挑来的大红袍。再就是上场。【一字调工尺上】中,关老爷出场的脚步,有点碎步,似走非走似跑非跑,边走边哈哈大笑,到九龙口看蟒托髯,又是一笑,转身走着仍是出场的脚步归座。高兴得像个孩子一样,一时只觉得这个关公是那么可爱。


    庞德进帐,此时关公仍有劝降之意。先生念白的感情处理细腻入微,富于层次变化。庞德不听劝告,便由好言相劝中生出几丝嘲讽,念“哪有日从西起”时调门一涨,待劝降无望决定斩庞德时内含一股狠劲,见庞德不愿死于周仓之手,乃决定亲自斩之,唱“风入松”牌子“盖世英雄遭残杀,铁石人闻泪洒。”接刀唱“刀头丧身家尽休,可叹你英雄骨弃荒丘。”一横刀,庞德以颈撞刃而死,刘魁魁此处的“硬僵尸”甚好。


    关公闻知庞德死讯,别刀上膀翻水袖推髯,显出怜惜之意,珠泪双抛。李先生此处又得了个“好”。传令安葬庞德,将于禁解往许昌。向周仓道:“水擒庞德乃周儿之功。”周仓回答:“父王洪福。”关公志得意满,开怀畅笑,教后帐摆宴贺功。捋髯扣带,周仓撕扎,二人亮组相。赢下满堂如雷的彩声!


    五、小花絮


    蒙李玉声先生惠赐当日演出录像,有一花絮,窃以为颇可一提:谢幕时玉声先生望空拱手致谢。有人上台献字一幅,幅条展开,先生见是“红生泰斗”四字(李诚儒所书),连连摆手以示不敢当此名号,后来干脆走到字幅前面伸臂展袖将其挡住,此时观众感动于老先生的谦逊,掌声愈发热烈。先生不知献字的二位已将字幅高举过顶,仍在为要拍照的观众摆造型,一派长者谦逊之风。


    这出《水淹七军》,百看不厌,每每观之,总能获得极美的艺术享受。玉声先生老当益壮,古稀之年仍能动如此繁重之剧目,以飨知音,以范后生,实乃梨园幸事。论及腹笥宽绰,艺事精湛,格调高古,李先生亦是拔萃众人。昔日《名段欣赏》栏目录制李先生多出剧目片段,可窥其豹之一班。本系列下一篇即将谈及先生所录制的剧目精彩片段。

 

本贴由怒目金刚2011年4月11日16:20:0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